11个月,30个团队依然如前,是喜是忧?

2014-10-29 20:56 原创 阿思

不知不觉,游戏茶馆问道沙龙demo秀已成功举办7届,继成都、武汉、厦门、杭州、上海之后,即将在本月走进深圳。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游戏茶馆与各地手游研发商走得越来越近,也对各地的手游研发情况更加地了解。

在奔走中发现,二线手游研发城市面前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但他们却以自己的应对之策,活的“挺滋润”,颇有意思。为了方便阐述,这里特以武汉为例。

3去武汉  一如初见

2013年11月,游戏茶馆首次在武汉举办沙龙,有幸邀请到王峰做嘉宾分享,约100位研发商(除商务和工作人员)参加了活动,那时,武汉只有约30个手游研发团队。                                                                                                                    

在之后的11个月,游戏茶馆2次去到武汉。2014年6月,问道沙龙demo秀走进武汉,为武汉研发商带去40多家渠道、发行商;2014年10月,游戏茶馆与百度合作,举办了沙龙。

11个月前,游戏茶馆曾出过一篇文章《武汉手游产业概况 端游、页游公司转型手游》,有一段介绍是这样的,“从总体情况上来讲,武汉的手游研发团队和重庆相似,多为从端游、页游转型手游,但彻底转型专做手游研发的公司几乎没有,大多正在转型中。纯手游创业团队也有,最多占武汉手游团队总数10%。相对于成都手游信息不对称,武汉的消息更闭塞、线下交流甚少。这有好有坏,好在CP能安心做研发,但产品与渠道、玩家喜好的脱轨。”

这个介绍套用在现在,依然契合。

产品:自研自运营 能赚钱但赚不了大钱

“这个游戏开发了6个月,和渠道联运,单渠道10万流水,我们就有5万的收入了。大大小小的渠道加起来,上线几个月平均每月40多万收入,我们早就开始赚钱了。”这是6月份在武汉时,游戏茶馆和一位非路演产品研发商的对话,他说,他在武汉的团队有20多人,上线了2款游戏,每个月有近百万的收入。

“自己做多好啊,除去继续开发的成本,还能剩余几十万,多好。”公司成立于2010年,这里说的“剩余”,是移动端产品,页游产品的收入,不在其中。

 当时,他们的新产品是一款即时战略RPG,品质和玩法在武汉的产品中,都是拔尖儿的,可以找发行商谈代理,但面对他的回答,我语塞了。

几个月后,他们的新产品《怪物X联盟》参加游戏茶馆和百度合作的沙龙路演,从7款产品中脱颖而出,获得100万元的百度推广资源。

6月份,武汉已开发完成的产品少,现在第一批已基本上线,但基本都是与渠道联运。

武汉最大的纯手游研发商是武汉点滴在线,公司人数 50人左右。此外,纯研发团队人数都在20人左右,其它的,就是是端、页游公司里的手游研发团队,规模不大,投入的产品成本也不高。武汉大多数产品类型随市场主流产品开发,联运,多接入一些渠道,哪怕月收入20万,也可以活的很好。

所以,11个月以来,我们在联系的团队,没有什么大的变动,反而多出来了一些10人以内的团队。他们从一些产端、页游公司出来创业。而武汉的一些传统游戏公司,仍然在做“私服”,把重心放在平台和渠道上,并不重视手游研发这块儿。小道消息,某武汉页游时代很出名的游戏公司,将解散其手游部门。

总的来看,以武汉为代表的自研自运营的模式,并不健康。这是他们的无奈之举。原因有三:产品品质在B级或B+,但不管是一线还是二线发行,都在找A级产品;武汉自页游时代积累下来了很多小渠道,也欢迎当地手游产品接入;产品类型是以立项时市场上最火产品类型为参考开发,研发出来后产品品质和类型,都比较适合投放到二三线市场,一线市场的产品品质已经跳级了。

产业:氛围营造难 但产品内容扎实

“缺乏带头企业”、“没有千万级产品”、“没有手游圈子”、“缺乏产业氛围,形不成产业链条”……这是11个月前,游戏茶馆去武汉时,当地研发商对武汉手游产业现状的概括。现在,依然如此。

现在,武汉5款品质不逊于一线城市的好产品已经签代或即将签代,它们中,会诞生千万级产品。

但是,这依然不能改变武汉手游产业现状。

人才困境。“我们打算招毕业生,把他送到我们广州的团队,学习1年策划,再回到武汉。”某研发商说,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武汉几乎招不到策划,好策划都不愿意回到武汉,“武汉交通便利,他们在一线城市工作,如果回来环境和待遇都有很大落差。”

产业困境。这里说的产业,是指“研发-发行-渠道-玩家”这一个链条,武汉不缺渠道,但缺少大渠道,更没有发的发行公司到这里设立发行部门或发行分公司。当地最大的手游渠道,是熊猫玩,玩家重度,有单月流水过50万的产品近10款,微信公众号用户共20万。

团队少,分布四处,无圈子。现在,武汉的手游研发团队也不到50家(加上几人团队),他们或分布武汉各个地区,一般是就开发人员家,就近选择公司地址。当地手游行业活动,基本在光谷软件园的创业咖啡厅,这样的活动一般是demo秀、分享沙龙、渠道沙龙,活动结束就走了,缺少交流,也没有建立联系。

这是武汉产业的困境。但这也有好的一面,那就是,沉浸于产品开发的实力团队,就能做出好产品。

如,武汉蜂鸟的《破碎黎明2》、武汉东方幻想的《东方无双》、武汉誉龙网络的《战无双》、武汉创游的《怪物X联盟》以及武汉百鲤游戏的《报告军师》都是品质过硬的产品,在美术、玩法和类型上都被发行商和渠道认可。

《破碎黎明2》是《破碎黎明》的第二代,武汉蜂鸟用自研引擎开发的产品,《破碎黎明》上架受玩家喜爱,仅用一周时间进入AppStore总榜前50,现在在贴吧等地,都有起忠实粉丝。公司成立于2012年,核心成员15人,公司自研发跨平台3D游戏引擎,能在移动平台展现接近桌面平台图形效果,综合表现处于国内领先水平,光影技术现在市面上的游戏都不能做到。

《报告军师》是一款类刀塔游戏,游戏除了美术突出,玩法上有很大的创新,在战斗系统中突出策略搭配,更具可玩性。研发团队27人,美术12人,均有12年以上的研发经验,主策来自北京,业内资深游戏人。

结语:

除了北上广,国内的其他手游研发城市均可称为二线城市(有的是三线),这些城市所面临的困境和优势,都基本雷同,不同的,仅在于谁更好一些,或谁发展更脱节一些。

在面对共同困境的时候,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应对方法,成都是依靠地域集中优势,团队迅速发展,吸引发行、渠道入驻;武汉是选择自研自运营或产品代理;厦门和福州情况和武汉太像……

所以,在手游产业大热大背景下,每个研发商都有很多选择,走的路也不尽相同,但是,仿佛二线城市的自研自运营的方式,到能让他们活下来,不至于像成都等其他城市的研发商一样,经历不断地分裂组合。

从产业角度来看,这或许是坏的,但从研发商角度来看,这又何尝不是好事呢?喜忧参半的二线手游研发商。

【本篇文章由游戏茶馆阿思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最新产品

MORE>

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