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站被查是二次元“破壁”受阻? 其实人家只想做笔三次元的生意

2015-12-07 13:55 来源:虎嗅网 gouling

尽管腾讯给他们野心勃勃的计划起了个名字叫做“二次元经济”,其实是将更多的普通人圈进二次元这块地,试图借二次元这个噱头来做三次元的生意。


日前,有媒体爆出弹幕网站Acfun被相关监管部门处罚并警告,原因是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擅自从事经营性互联网文化活动和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尽管随着国内ACG(动画、漫画和游戏)市场的发展,二次元逐渐被各方资本赏识,而A站一年来磕磕绊绊的发展历程,不免让人对二次元能否顺利“破壁”心生忧虑,替准备在二次元领域大展拳脚的阿里和腾讯捏了把汗。可阿里、腾讯与他们青睐的AB站似乎从未想过要“破壁”,他们这次想做的还是普通人的生意,而这笔生意看起来却并不是那么容易做成。


二次元理想跨不过现实这条沟


2008年,二次元还是一种小众的、边缘的文化,了解的人不多,很多人都不清楚ACG是什么意思,A站为喜欢二次元文化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聚集的平台,将分散在论坛、贴吧中的用户聚集到一起,他们玩cosplay,写同人志,虽然与现实的三次元世界有点不同步,却乐此不疲。后来B站创立,AB站成为国内二次元同好观看、分享、制作二次元内容的主要网站。


近几年,因为二次元爱好和理想而逐渐发展起来的AB站在通往现实的路上走得并不顺。年初,A站被优酷土豆举报侵权,10月份,手机App爱稀饭精选又出现在广电总局公布的首批非法视频软件名单内,而与之齐名的B站(Bilibili)也曾被北京爱奇艺、广州斗鱼网络科技、华视网聚等公司起诉侵权。外部麻烦不断,自身又并未实现盈利,还不能像以前那样高呼“存在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存在过”这样的任性话,网站生存压力迫使AB站在二次元理想与现实之间做出了选择。


三声.webp.jpg


“我们不是二次元,我们是2.5次元。”正如一位A站的运营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那样,随着90后、00后的成长,弹幕、颜文字、恶搞等ACG文化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日常生活中,被主流文化接受,AB站也在悄然变化着。现在AB站上的内容已经不只限于二次元内容,《全员加速中》、《琅琊榜》、《伪装者》等三次元的综艺节目、电视剧纷纷被搬运到网站上面。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在AB站上观看视频,他们中相当一部分并不是二次元的同好,来AB站看视频也只是因为AB站的弹幕更有水平。AB站正在成为聚集更多元青年文化的平台,二次元文化成了平台的一部分。


正如鼻祖NICONICO一样,面对现实,影响不断扩大的AB站也在探索他们的商业化模式。4月份,B站推出了名为 bilibiliyoo 的旅游版块,做起了日本动漫旅游生意,目前B站的商业模式已经包含了游戏联运、广告、电商(周边和门票等)、游戏直播和线下活动等等。A站则选择了发展原创,建立青年文化社区的路子。而无论是A站还是B站,都需要有更多的用户来为他们的收入买单。显然,二次元同好已经无法满足AB站的胃口,减弱二次元属性,招揽更多普通用户成了AB站必然要面对的现实。


二次元是个噱头,阿里、腾讯这次要圈的还是普通人


AB站的变化正如二次元世界的一个缩影,随着ACG文化与主流文化的结合日益紧密,普通人与二次元建立了更深的联系,二次元这个不断做大的盘子正在成为资本眼中的大生意。不得不承认,正如小众的二次元同好们无法为AB站的商业化买单,他们同样需要泛二次元的普通人帮助其为现在各方所热衷的二次元生意买单。据媒体报道,在ACG文化基础雄厚的日本,被称为日本“YouTube”的NICONICO的付费用户率已经跌破5%,而超会议、超Party等线下活动,也都还没有体现出强劲的营收能力。


尽管腾讯给他们野心勃勃的计划起了个名字叫做“二次元经济”,即基于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开放共创培育明星IP,并通过多内容形态的共生,所构建的具备大众影响力的二次元文化消费形态,试图通过精品动漫和依靠其发展出的游戏、影视、文学等各种形式的周边衍生品,最终影响大众的消费习惯,培养大众更加强大的动漫消费能力。从他们的解释可以看出,这个计划扩充了二次元的概念,将更多的普通人圈进了二次元这块地,试图借二次元这个噱头来做三次元的生意。


程武.webp.jpg


同样要做普通人的生意,致力于发展动漫产业的巨头与致力于商业化的二次元门户一拍即合。相较于传统视频网站腾讯视频、优酷土豆,AB站更能迎合在二次元文化熏陶下成长起来的新生代的价值观,这种合作将会助力腾讯与阿里在动漫产业的布局。8月份,已经归于阿里旗下的优酷土豆领投5000万美金给A站,当时优酷土豆董事长兼CEO古永锵曾表示,将为A站补充更多多元化的版权内容。并且,未来将与A站在自制动漫影视剧、IP全产业链开发等各个领域开展深度合作。而传闻中,腾讯也已经注资同样具有二次元血统的B站。


“二次元经济”知易而行难


阿里与腾讯的盘子已经扎起来了,而培养普通人为“二次元经济”买单却还是一件知易行难的事。


首先,中国缺少像《海贼王》、《樱桃小丸子》、《机器猫》这样让普通人也能为之痴迷的国民级作品,甚至有很多二次元用户表示,一些国产作品不够良心,在国内得不到满足。从日本动漫产业的发展可以看出,一切的二次元消费都需要有经典的作品作为土壤,然后培育出动画、电影、玩具周边、cosplay、音乐剧等一系列的延伸链条,而这正是中国动漫产业所欠缺的。


据调查,在中国二次元用户经常看的动漫作品中,日本动画占了82%,日本漫画占了66.1%,而中国漫画仅占19.7%,动画占13.7%。国产作品受众基础薄弱,想要从成熟的日本动漫手中分得一杯羹并不容易。


不同于版权制度完善的日本,动漫作品本身就能创造比较大的价值,习惯于观看免费动漫的中国消费者的付费意识还在培养中,动漫作品本身的盈利能力并不足,《秦时明月》、《中国惊奇先生》、《那年那兔那些事儿》等口碑不错的动漫作品都能在网上免费观看。相关数据显示,在中国的二次元用户中,对盗版无法容忍的用户仅占参与调查者的30%。


而且普通人对于二次元的了解也只限与几部著名作品,似懂非懂的流行语和看不懂的cosplay,能够去参加展会的人更是少数,动漫周边的消费基础并不厚实。有妖气曾试验性地推出过《十万个冷笑话》的衬衫、名片等周边产品,但引发的关注还非常有限。缺乏专业的设计、制作、销售团队也是国产动漫周边面临的短板,充斥店铺的山寨喜羊羊和熊大熊二又暴露出了国内IP保护的短板。


搭上腾讯阿里顺风车的AB站正在大踏步走向三次元的生意,离二次元理想越来越远。这笔生意能做多大,取决于腾讯阿里画的饼能不能变现。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

关注全球移动游戏产业
手机游戏行业媒体与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