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预装地下生态链起底:山寨机靠预装APP赚钱

2015-07-15 09:37 来源:南方都市报 gallonwang

近日,央视曝光手机偷跑流量、预装软件过多的问题,再次引发公众关注。在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以下简称“上海消保委”)调查显示,预装APP已经泛滥成灾,平均每个手机预装量27个,其中,OPPO的X9007型号预装软件高达71个,而其中超过40款不可卸载。上海消保委因此对OPPO及另一款三星SM-N9提起公益诉讼。一个APP就是一个入口。在移动互联网“入口说”兴起的今天,APP的装机量成为一个企业最重要的竞争力之一,预装途径则成为APP最直接有效的推广途径之一。与此同时,root层的预装甚至不需要用户打开亦可以读取用户数据。这赚不赚钱?毫无疑问,预装比起线上推广的成本更低,转化率更高。但这是否涉及侵权呢?这有待市场与政策的规范。


  互联网补贴催生预装产业链


  “其实现在手机毛利率很低,一台手机的毛利润最低可能就几十块钱,都是亏钱的。”深圳一家硬件厂商副总经理刘军鹏告诉南都记者,反过来,互联网公司现在资本比较雄厚,所以对预装补贴高。“很多山寨机其实是靠预装APP赚钱的。”


  手机作为日常工具,预装软件本是提供便利的措施。比如说通信类、社交类、图片视频类、应用商店类,如果没有这些预装软件,手机只是一块充了电的砖头,但可惜的是,预装从过去的便民已经慢慢成为消费者手机上碍眼的“牛皮癣”。


  根据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发布的2014年《中国安卓手机预装产业及用户使用情况研究报告》,预装软件在安卓机中出现的比例较高,基本上75%的安卓手机被安装了6款以上预装软件(不包括手机基础功能如相册、相机、录音机等),平均每部拥有8.2个预装软件。其中从运营商渠道购置的手机中预装软件数量最多,平均可达9.7款,平均占存储空间可达200MB以上。报告同时显示,用户对于预装软件卸载行为频繁,85.9%的用户存在卸载预装软件的行为,Root手机和重装系统刷机成为用户的主要卸载方式。


  而南都记者对APP预装软件的问卷调查结果亦与此类似。68%的用户被预装的APP超过8个,其中,游戏及移动电商的预装最让人反感。而实际上,“经常打开”预装软件的消费者比例仅有16%,接近30%的用户对预装软件“非常不满意”。


  “从过去方便用户使用,演变为渠道商和经营商疯狂装载,互联网公司为了在其中获取大量用户甚至某些A PP会自主截取用户资料等。”李铁军如是表示。“国内没有原生安卓系统,而除了原厂root版本,其他渠道商也会重复刷机,增加刷机包。”


  目前,APP预装的政策来自2013年4月发布的《关于加强移动智能终端进网管理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据其规定,生产企业不得在移动终端中预置或者以其他方式提供用户安装具有“恶意代码”、“擅自收集、修改用户信息”、“擅自调动终端通信功能”、“含有违禁内容”、“侵犯用户个人信息安全”的软件,“预装软件”需要备案。但实际上,经销商等途径的预装却不在“备案”范围。


  预装比线上推广更便宜


  “不是所有预装都不能卸载。”业内人士钟白(化名)介绍说,一般预装从前端到后端有电路板、整机组装、厂商以及经销商四个渠道。只有前两者的APP程序是写进root层,只有root才能卸载,主要是零部件厂商操作。“CPS(装机量)是0 .8元/个,CPA (激活量)2元/个。其实因为方案商会把装机方案给厂商,厂商了解零部件的预装情况,一般大厂商为了品牌,不会在这个层面预装过多软件。”


  “而到了厂商端,一般来说,预装分为出厂预装跟水货刷机预装,APP开发商需要加入地域性网盟组织,与厂商或渠道商进行谈判,厂商会以分公司形式参与。出厂预装的,CPS厂商收取1-2元,渠道商收取2-3块钱。刷机就再贵一点。”深圳一家硬件厂商副总经理刘军鹏如是表示。


  可以发现,越往后端,权限越低,但价格反而越贵。运营商也是经销商的一种,其收费标准则更贵。“电信要求其每个手机预装3个APP以上,但是必须激活才有补贴,每个激活补贴3元。”一个电信渠道经销商如是表示。


  相比较终端应用市场,就知道预装的推广多“划算”。“不同应用市场收费模式不同。比如说推荐位就有首页、广告位等多种形式,最贵的一天要几万块;至于装机量,应用宝现在是1元/个,而小米商店则是竞价排名,从几毛钱到几元钱不等。”有米传媒广告事业部副总经理刘冰铷说。


  移动广告相对便宜。“一般来说,我们购买APP的SDK层,相当于广告位销售给其他A PP,以广告位与弹窗形式为主。弹窗是目前主流的形式,每个点击(CPC)0.3-0.5元。”刘冰铷说,移动广告比较便宜,适合中小开发者,但转化率比应用市场略逊。但即使如此,其成本价依然比预装更高。


  手机root亦有隐患


  7月初,上海消保委提起公益诉讼,将三星、OPPO等公司告上了法庭。理由是“这两家手机厂商所售手机的外包装以及说明书,均未对其预装软件的名称、类型、功能等,以明示的方式告知消费者,侵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


  这起诉源于此前的对比试验。上海消保委对苹果、三星等国际知名品牌手机和华为、OPPO等20款国产品牌在手机预装软件,及其是否能卸载和偷跑流量三个方面进行测试,结果发现,送检的20款手机中,标称为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生产的O PPO牌手机预装的软件最多,达71个,而三星手机预装软件完全不能卸载且多达44个。此外,“偷跑流量”亦很严重,其中,苹果手机纯待机情况下,120小时跑了80M流量。


  对此,李铁军则认为,流量“偷跑”一说值得商榷。“有些新闻类、社交类工具需要推送信息,保持后台运行亦是其功能的构成部分。”李铁军认为,偷跑流量不是最大的威胁,因为其权限较高,不打开状态亦可在后台不停窃取用户数据。“其实这完全取决于刷机包的选择,通过渠道商或者论坛中经过改造之后的刷机包就可能会有流氓软件。”



  比如说短信读写权限,就是一个很敏感的安全权限。“获得这个权限的APP就可以读取你的短信,包括银行验证码之类的,甚至获得你一整套支付信息。”LEOMASTER CEO张延东如是表示。“如果通过短信中链接下载一些APP就更麻烦。因为这种流氓APP不在用户桌面显示,你这个手机在不知情下随时可能遭遇攻击,就是我们说的‘肉机’。”据其介绍,目前国内的手机安全卫士主要就是两个功能,关闭后台程序以及root卸载预装软件。


  那么通过root卸载预装APP是否可行?在南都记者的调查中,55%的用户会选择root卸载预装软件。


  但这只不过是用一个高权限的软件来代替另一个高权限软件。“我们是不建议用户选择root的,某个角度来说,root层的APP理论上可以获得用户所有信息。”张延东如是表示。


  不过偷跑流量的情况或许在最新一代安卓系统可以解决。“安卓M系统用户可以选择关闭后台任何程序。”李铁军认为,适当预装A PP喜闻乐见,但过多的预装必然被市场淘汰。“同时,目前工信部对A PP的备案制度也急需完善。”


  采写:南都记者 蔡辉 实习生 刘益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

关注全球移动游戏产业
手机游戏行业媒体与服务平台

    操作失败!Incorrect key file for table '/home/tmp/#sql_4aa_0.MYI'; try to repai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