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望角】山寨、高仿、正牌三国杀!版权撕逼原来是因为……

2015-07-08 17:58 原创 chaohua


导语:游戏版权纠纷层出不穷,你方撕罢我来撕,面对越来越多的山寨、抄袭事件,让人越来越难以分辨,到底抄还是没抄不仅看客们已经分不清楚,制作人也已经分不清抄袭与借鉴的界限。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此类事件越来越多呢?游戏人又该如何去避免发生版权纠纷呢?


    近日,蜗牛官方公告要求渠道下架《花千骨》,称“发现成都天象互动科技有限公司与爱奇艺联合发行的手机游戏产品《花千骨》,该游戏全面抄袭和使用了蜗牛公司《太极熊猫》中的游戏界面、人物属性、道具属性以及近似的装潢设计等相关游戏元素,包括《太极熊猫》游戏中的核心元素即游戏规则。”   

3.jpg

而昨日作为《花千骨》的另一游戏版权拥有方上海晨之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出场也让这场大战的硝烟氛围更加浓厚。

谁对谁错是否抄袭在此游戏茶馆不做定论,且待游戏茶馆给众看客在观看大站的闲暇时间闲谈下关于山寨游戏那点破事儿。   

        

    1.png    

    2015“一眼破”山寨游戏锐减,高仿A货增加   

    在近年来,国家加强对文化版权的保护,而一些游戏企业对其他游戏企业的抄袭成本大大增加,即使侵权游戏上架销售成绩不错也最终会面临着全渠道下架加赔偿的双重风险(如暴雪娱乐及网易公司诉上海游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就《卧龙传说-三国名将传》侵权《炉石传说:魔兽英雄传》一案)。   

    一些中小CP限于自身实力,有心无胆抄袭大游戏研发厂商的作品(面临巨额的赔偿风险),同时发行商在寻找游戏产品的同时也加强了对研发商游戏的审核,从源头上避免抄袭所带来的风险,此举在一方面遏制了“一眼破”山寨游戏的发展(别问我什么是“一眼破”,请看下图)。   

    2.png    

        

    而在2015年游戏厂商对于IP的追逐,给山寨游戏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即即使山寨游戏产品也要高端的山寨,要给产品披上一层伪装迷彩。而大部分山寨游戏厂商由于自身实力限制,无力购买知名IP,也失去了一种伪装的道具。   

    而部分有实力的厂商在购买了知名IP 以后,也会出于IP与游戏契合度的问题,进行部分修改,让游戏与IP原著情节结合起来,以拉动粉丝用户。此种修改在不同程度上对游戏提供了部分保护,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游戏的基因。   

        

    2015年游戏创新减少,同质化严重,玩法上缺乏创新的学习借鉴造成了撞车事件的增加   

        

    2015年,手游行业缺乏一款现象级的游戏是游戏界的共识。   

    而在这个缺乏创意与创新性的时间里,大部分的游戏研发商相对保守,卡牌游戏与RPG仍是主流,而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刀塔传奇》与《太极熊猫》的成功又深深的影响了游戏界的童鞋,在玩法上或多或少的借鉴了他们的成功模式。   

    这也就造成了出来的游戏或多或少的种下了他们的基因——至少从大多数此类游戏中都可以找到《刀塔传奇》或《太极熊猫》的影子。   

    虽然在骨子里大多数的游戏研发商上至领导下至游戏制作人都想打破这种现有的模式,但处在游戏行业洗牌的一年,却背负着过于沉重的KPI指标或者是IPOX轮融资压力,一款游戏产品成绩的好坏就决定了该公司整年乃至整个生命周期发展路线的变化,失败的代价太高,所以一边模仿一边创新在游戏制作人的思维里成为明哲保身的中庸之道。   

    在这样的思维之下,做出来的游戏也无可厚非的会出现以上现象——保留着隔壁老王产品的成功基因,却穿着继母装扮的衣服(别问我亲妈是谁,很多游戏做出来,制作人都不知道游戏的亲妈是谁……)。   

        

    微创新学说的流行让众多游戏厂商模糊了创新与山寨的界限。   

    在近年,微创新学说被广大游戏界童鞋所认可,而大家在谈论微创新的同时,往往只看到了“微”字,以为一点点的创新既能够改变整个游戏的基因,在另一方面忽略了研发的游戏对其他游戏的复制,只是突出了“微微”创新的一点概念或者玩法。   

    当然,这种忽视一方面是由于研发制作人的投机心理,公司领导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法律意识的淡薄。   

    当然,即使这种法律官司涉及到专业律师,也往往无法得到解决,因为中国当前版权保护方面,文字的博大精深和法律一定范围内的不及时不到位也是客观原因,造成了对于侵权事件的判定模糊化,维权困难化,索赔无节点化   

    我们先暂时不说游戏产业,就从小说说起,郭敬明在《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多处抄袭庄羽《圈里圈外》,再到影视剧,于正抄袭琼瑶,近日《汽车总动员》被指抄袭《赛车总动员》,而还未上架的影视作品《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原著小说被指抄袭《桃花债》……其他不知名的抄袭更是数不胜数。   

    而我们从以上例举事件中可以发现几点问题:抄袭者趾高气扬即使在被指责乃至判定后仍可以完好无损出席各种盛会圈钱捞金(具体参见《小时代》1~4票房),另外一点就是被抄袭者由于自身影响力等原因维权难度大、时间节点长,最后很容易发现得不偿失。   

    当然我们也可以看出,一个量级的选手才是一场公平对决的基础,有如于正PK琼瑶,试问如果是郭敬明PK庄羽,庄羽最后又得到了什么?据笔者所了解的信息,庄羽在后来从事出版相关工作,多次接触郭敬明的合作伙伴, 被多次拒绝合作。   

    而相比于小说文字、影视,游戏的抄袭更为负责,也带有更多的伪装,让法律的判断与执行困难重重,往往维权之路的PK是在于双方律师实力的PK   

    而近日,天神互动研发、乐逗游戏代理的手游《苍穹变》在App Store上线,并且成绩一路飙升至榜首。《苍穹变》游戏的剧情内容大部分来自于天蚕土豆此前代表作品《斗破苍穹》,《斗破苍穹》的手游版权被盛大文学授权给了华益天信科技有限公司,从目前天蚕土豆以及《苍穹变》研发商的一系列行为来看,手游版权应该是独家授权华益天信,所以在游戏中,《斗破苍穹》主角“萧炎”被改成了“箫焱”,女主角“薰儿”被改成了“熏儿”,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改动,笔者就不在此一一列举。但笔者想说的这种改动是否涉及侵权确实很难去界定,一方面是看国家法律法规的要求,另外一方面是看当初天蚕土豆与盛大文学的合同条款,以及盛大文学与华益天信的合同条款。如果合同里有对世界观架构、人物设定等的授权排他性,则版权纠纷就更加明显。   

    当然不针对《苍穹变》而言,如有此类事情发生,研发商少不了是一番撕逼大战,这种事件营销一地鸡毛顺带曝光吸量的好事何乐而不为?!   

        

    如何摆脱山寨、抄袭魔咒?   

    如果真正要摆脱山寨标签,中国的游戏人还是需要更有情怀与梦想,在游戏的设计上制作人需要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更有勇气去实现自己的想法,而并不是一味的去实行“拿来主义”与“照搬高仿模式”。   

    当然,在这里作为决策层的领导也切勿不要将鼓励创新只挂在嘴边。当前游戏市场的竞争对于拥有自己独立理念的游戏越来越追捧,同质化的严重的游戏更多拼的是家底,但事实上无法让市场看到希望。   

    保守的市场氛围会让越来越多的游戏撞车,同质化与山寨将傻傻分不清楚……   

        



【本篇文章由游戏茶馆chaohua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最新产品

MORE>

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