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为版权打过的官司

2015-04-03 17:52 原创 曙光

两侵权方打架,暴雪直接全告了

 

这次事件如此受人关注的原因之一,在于故事的发展的确非常有戏剧性。先是莉莉丝到美国加州法院对Ucool的产品《Heroes Charge》发起诉讼,指控对方抄袭《刀塔传奇》。实际上,在这次诉讼之前,早在2014年8月,为了保障出征海外的《刀塔传奇》的收益,莉莉丝就已经向苹果投诉,要求将《Heroes Charge》下架,但并没有取得满意的结果。于是,在憋了几个月后,莉莉丝爆出猛料,在《Heroes Charge》的某关卡中点击屏幕居然弹出了莉莉丝公司的签名。这个预埋的彩蛋说明Ucool不只是在模仿《刀塔传奇》,这是直接反编译Copy游戏资源的节奏。于是业界普遍认为,这次抄袭案应该以莉莉丝的胜利结束。

 

峰回路转,正当舆论倾向手握铁证的莉莉丝时,暴雪出手了。3月23日,暴雪在台北地方法院对《刀塔传奇》发起起诉,指控对方侵犯《魔兽世界》和《魔兽争霸》的著作权、商标权。事情还不止于此,暴雪在起诉莉莉丝后,紧接着以同样的理由将Ucool告上法庭。三家公司的这番车轱辘诉讼变得越来越看不清楚。

暴雪起诉《刀塔传奇》公告

 

对于暴雪这次突然出手,坊间各种说法也非常多,最抓人眼球的要数暴雪潜心隐忍,抓住机会一锅端的阴谋阳谋论——这种演义小说式的剧情当然非常能吸引读者。但无论阴谋阳谋,这次版权诉讼案的最大影响,还是让业界普遍认识到,在日益全球化的手机游戏市场,知识产权已经成为国内厂商必须马上正视的问题。

 

一个不算太好的开头

 

国内对于专利和知识产权保护的脆弱已经不是什么新闻,所以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游戏公司从来不把抄袭模仿当成什么大事。于是早年间的游戏圈维权事件,大都是国外企业状告国内企业。比如2003年韩国WEMADE起诉盛大《传奇世界》涉嫌抄袭《传奇》,且其运营存在不正当竞争。经过近四年的诉讼,双方最后于2007年2月达成和解。无独有偶,2006年韩国游NEXON联合旗下网游《泡泡堂》在华运营商盛大,起诉腾讯《QQ堂》抄袭。但最后法院认定原告关于《QQ堂》抄袭《泡泡堂》、侵犯其著作权、构成不正当竞争的主张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在法庭上展示的内容皆不受著作权保护,并驳回原告诉讼请求。这两次事件,成为国内游戏产业在知识产权保护上的重要洗礼。只不过,影响并不一定是正面的。

 

上述两次诉讼的结果,让国内不少厂商看到了打擦边球和钻空子的操作空间,两个案例也成为了国内厂商进行广泛“借鉴”行为时的参考书。特别是NEXON最终通过DNF成为了腾讯愉快的合作伙伴,也让不少厂商打起了“先上车后补票”的主意。行业的抄袭风气,渐渐从遮遮掩掩,变成了明目张胆。

 

接下来,就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群魔乱舞时期。

 

逐步正规,频频发生的维权案件

 

这场肆无忌惮的抄袭盛宴持续了很久,直到2013年,风头开始有所转变。国内维权的案例开始频频发生。其中“金庸”和“盛大传奇”成为维权主角,也包括其他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案例:

 

美术资源售卖侵权案:2013年4月24日,因涉嫌侵犯著作权,犯罪嫌疑人曹某被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治安管理大队抓获,现场扣留了2部电脑和3个移动硬盘,其网络销售渠道淘宝店铺的全部宝贝亦同时下架,至此全国首例网上公开售卖游戏美术资源源文件的刑事案件告破。这次案件最大的苦主是网易,公司旗下《梦幻西游》、《天下2》、《大话西游Ⅱ》、《大话西游3》的美术资源均被售卖。破案之后,犯罪嫌疑人面对的将是刑事制裁

 

盛大举报龙之界侵权案:2013年7月12日,湖北荆州市沙市区公安局,以“侵占商业秘密”为由,到上海龙之界公司,拘捕该公司的董事长、CEO和副总协助调查,同时查封放在公司的相关业务服务器,并索要了服务器的管理密码。案件起因是由龙之界公司旗下游戏《龙界争霸》涉嫌侵权《传奇》并遭到盛大举报,据称被捕者中有盛大《热血传奇》项目旧臣。随后龙之界进行了多次抗辩,双方在网上开始撕逼。四个月后,由于证据不足案件发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三位被刑拘的龙之界高层取保候审。随后,龙之界正式向荆州市委、荆州公安局举报盛大存在逃税、非法经营、敲诈勒索问题。将此事变成了互相揭短打击报复的闹剧,最后事件不了了之。

 

畅游“金庸改编”维权系列:从2013年开始,畅游就开始对一系列侵犯“金庸小说改编权”的产品提出了诉讼,其中影响力比较大的有2013年9月搜狐畅游就《大掌门》起诉玩蟹科技一案,后玩蟹公开致歉,双方达成和解;2014年6月畅游诉乐逗《三剑豪》侵权一案,关于该案最后的消息是,畅游表示要追究到底,但具体结果至今仍未有具体说法。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搜索结果也未见本案的判决书或裁定书。

 

盛大《传奇》侵权案:2013年11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正式立案。纠纷涉及到4家公司,5款游戏产品,包括百度、37wan等知名网页游戏平台,涉及到的产品有百度的《热血战纪》,37wan的《烈火战神》、《大裁决》等。案件最终结果网络并无报道,但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搜索结果,最终多方达成和解,盛大撤回诉讼请求。

 

《卧龙传说》抄袭《炉石传说》案:这次事件广为业界所知,也吸引了相当多的眼球,网易于2014年1月发起诉讼,经过近一年的时间,于2014年11月18日,由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网易胜诉。

 

《魔兽世界》私服侵权案:该案发生于2012年9月至2013年5月,开庭审理时间在2015年1月底。令人印象深刻之处在于,此案被告已触犯刑责,非法经营额为230余万元。据报道,5名被告人均表示认罪,并希望得到从轻判处,并表示已准备好200万元的赔偿款。

 

《全民魔兽》侵权案:2014年底,暴雪与网易联手于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对手机游戏《全民魔兽》提出诉讼,并要求该游戏下架并赔偿其损失。2015 年3 月9 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作出以下三项裁定“禁止七游公司透过复制、发行及通过信息网络传播讼争游戏”、“禁止分播时代公司复制、发行及通过信息网络传播讼争游戏和实施涉案不正当竞争行为”和“禁止动景公司通过网站传播讼争游戏”。

 

以上案例,均是被告方以抄袭、反编译、运营私服等方式直接非法盗用原作素材与资源,属于比较好鉴别和裁定的“硬伤”,但下面两个国际案例可能会将游戏维权带入更宽的领域

 

卡普空诉光荣侵犯专利案:2014年8月,卡普空起诉光荣公司旗下49部作品侵犯其游戏设计专利,包括“将游戏与其他游戏相组合,可开启新角色、新剧本功能”以及“振动提醒敌方角色存在装置”等特许专利。总索赔金额9亿8千万日元。卡普空和光荣都是日本游戏巨头,此案的撕逼时间估计会比盛大与Wemade还长。不过,卡普空毕竟手握特许专利,可以说占有相当的优势。

 

King.com诉6Waves玩法侵权案:《糖果粉碎传奇》发行商King.com于2013年在旧金山的地方法院对香港游戏厂商 6Waves 发起诉讼,指控其发行的游戏《Farm Epic》与《Treasure Epic》涉嫌抄袭《Farm Heros Saga》与《Pet Rescue Saga》的玩法。虽然被告方曾辩称普遍流行的游戏玩法和主题不应受到版权保护,但显然没有得到法官的支持。该案于2014年9月审结,King获得胜诉,获得了一笔数目不明的赔偿金,同时侵权产品判决停运。

 

上面两个案例,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表明,至少在国际上,抄袭其他游戏作品的玩法和主题设计,同样有可能付出法律代价。虽然国内的法规建设明显滞后,但以往那种“玩法随便抄,美术不要碰”的好日子,可能越来越少了。

 

版权政策收紧是不可阻挡的现实

 

互联网版权环境的规范是一个长期的趋势,侵权产品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随着国内游戏产业逐步全球化,以往海外公司维权所面对的各种壁垒和不便将明显减少。事实上,业界对版权事件也越来越敏感——去年萧泓对刀塔商标侵权发表的一句:“如果Valve打算在中国地区维权,完美世界会予以配合。”就引发媒体疯狂报道转载,纷纷猜测Valve是不是要对中国的“刀塔”们下手。其实,不管Valve是不是要起诉,留给厂商打擦边球的空间也已经不多了。

 

未来的互联网产业,中国将是一个越来越开放的市场,版权环境不会永远差下去,法规漏洞也不会永远存在。与其打着这些歪主意,不如扎扎实实做好产品。揩名作的油,何如打造自己的IP?

【本篇文章由游戏茶馆曙光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最新产品

MORE>

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