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损1800万,秦先进仍不服输------一个游戏创业者的4年苦战

2014-04-30 14:56 原创 叶璧玮

游戏茶馆记者 叶璧玮 成都报道

 

盛大追投1000万 创业团队目标膨胀了

  “2010年我准备要辞职的时候,盛大谭总(盛大游戏前CEO谭群钊)挽留,挽留不住就说投资我们创业团队。我是合肥中科大毕业的,数学系,我毕业后开头几年都是在几家通信公司做设计。”2014428日下午,天府软件园新办公室里,成都指点乾坤科技CEO秦先进接受了游戏茶馆的专访,说起他前后投资三家公司从端游到手游的岁月:“谭总说,那实在要创业,盛大18基金就投资1000万,你们做出来了,由盛大来代理。”

  2010年“5.1”节过后,34岁的秦先进决定从盛大成都辞职,从2004年盛大成都成立以来,秦先进一直在天府大道,“做了几年《功夫小子》,把人都做疲了。”秦先进是改行过来做程序主创的,在“类似于事业单位机制下的”盛大公司里,意兴阑珊做《功夫小子》的原主创组都憋着一口气,想挑摊另干。秦先进挑头带了十来个人,接受了朋友介绍的投资人A投资1000万做端游。

  “最初成立阿瓦塔公司时,我们是准备做《功夫小子加强版》。”因为原班人马轻车熟路,秦先进预计半年到三个季度就可以做出来,准备300万差不多了,另外准备砸500万宣传,在2011年初推出市场。

  盛大追投的1000万打乱了预期的计划。盛大追投500万现金+500万代理金(出品时付)后,原来的投资人A觉得可以降低风险,就套现了500万,等于两家投资商,还是只有1000万现金运作。但因为盛大协议可以代理产品,从投资人A到创业团队,每个人的胃口和预期都被调起来了。

  “那是非得做得更大一点的东东才说得过去吧!”秦先进说:“现在想起来,犯了致命错误。”

项目计划屡改 端游美好时光不再

  201212月,调整后的《狂刃》终于上线内测,但对于端游最美好的时光来说,已经过去了。“即使在这样的市场情况下,《狂刃》也获得了50%的留存率。”彼时,广州简约看中这款端游,付了500万代理金进来运营。

  “广州简约是一个很牛的团队。他们进来后,觉得《狂刃》应该按他们预期的目标来修改,要做养成。最初我没同意,但他们举例子,打比方,说服能力很强,最后我们团队几乎都被简约说服了,于是按简约的方式来调整,这一调整,又是一年,到201312月才最终上线。大势已去。”

  2014年春节前一天晚上,公司人去楼空,秦先进一个人在办公室写总结,总结出了三个错误:

一、应该坚持既定战略,不能随时调整计划。《狂刃》的计划和方向一改再改,最后成为四不象;

二、转型太慢,没有认清游戏业发展趋势,连续失去端游最后时机、错过页游机会和手游最初时机,高风险的游戏江湖改朝换代几乎一季一变;

三、在资本运作中,没有经验,交了学费。

  “投资人A主业是做鞋子的,他北大出身,IQ极高,虽然不常来公司,却以一个游戏玩家的感觉,基本上左右了项目的目标和定位。”另外,当两家投资人在项目计划目标冲突时,秦先进没有起到协调和主心骨的作用,从而直接激使20125月盛大要求清算退出,对主创团队士气打击很大。秦先进总结出来,带一个团队做项目和开公司经营还是有很大的区别:“我是第一次开公司,第一次做总经理,第一次带一个独立的团队,第一次搞资本运作,这个,得交学费!”

屡败屡战 不服输再战《西游》 

  2014年春节过后,38岁的秦先进决定杀回天府软件园。“还是做手游,格斗是我们老本行,做2.5D的格斗游戏。”新公司成立后,因为秦先进在业界的口碑和人品,很快就有新的500万投资进来。

  重庆合川人秦先进有着重庆人的特性,很耿直,当年投资人A说要艰苦创业,创业团队就拿了3年多基本生活费,重庆合川人秦先进也很吃得苦,下定决定做手游后,除了睡觉,他和团队差不多都在研究手游,“玩到走路都晕晕乎乎的。视力急剧下降,去机场接人,都看不清出口牌标识了。”

  以前的挫折,对今后的发展有帮助?秦先进谦逊地表示还得不断学习,但犯过的错肯定不会再犯了。做精品是秦团队的核心优势,今后对市场的认识和反应速度更重要,再也不会犯埋头拉车不看路的错误了,新手游拟定8月上线。

  “我们对IP的认识也是很慎重的,我们团队前后论证很久,还是决定做西游。”新游戏是西游加格斗,其中一个亮点就是,可以让玩家很爽地用金箍棒三打白骨精。“西游在海外也还算好的IP题材。”秦先进很有信心:“到目前为止,这一块还没有这个品种出现。”

 (图说:务实的新公司成都指点乾坤科技甚至没有把公司牌匾挂出来,在记者拍照要求下才在前台上摆放一下。摄影:叶璧玮

【本篇文章由游戏茶馆叶璧玮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

关注全球移动游戏产业
手机游戏行业媒体与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