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杀死了第三方应用商店?

2020-02-27 09:56 原创 heziqiu

2013年夏天的一桩惊天交易惊动了当时的中国互联网行业,百度以1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网龙旗下的91无线,从此拉开了中国第三方应用商店的整合大戏。


2020年开年不过两个月,百度宣布整合旗下的第三方应用商店,91助手和孪生兄弟安卓应用市场从此退出历史舞台。又过了没多久,阿里发布公告,旗下第三方应用商店豌豆荚PC版和PP助手iOS版停止服务。


b64543a98226cffc822b139930330896f603ea55.jpeg


巨头们的第三方应用商店正在排队等着枪毙,有人杀了它们,谁是凶手?


野蛮逐鹿


第三方应用商店是中国智能手机发展初期的产物,2010年这个时间点,苹果推出了有着跨时代意义的产品iPhone 4,同年App Store的下载量超过了50亿次,闭环性质的用户生态也让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一时半会儿难打苹果与iOS系统的蛋糕。


谷歌的运气就没有那么好了,这一年谷歌停止针对中国搜索服务的“过滤审查”,谷歌正式退出中国大陆市场,这也标志着Android Market(Google Play的前身)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原生安卓应用商店无缘中国大陆。


u=586225496,2372553377&fm=11&gp=0.jpg


根据易观数据发布的《2010第四季度国内手机销量分析报告》显示,2010年Q4季度中国3G智能手机的销量突破了1500万大关,运营商们重点对3G进行营销、终端厂商纷纷将重心向3G智能机转移,iPhone4和Android手机在市场上大卖,而3G的智能手机作为智能终端将重新定义一个时代。


129553740665622011051615440531187.jpg


在当时的中国应用商店市场产业链上,三大运营商仅仅作为电信运营商而存在,手机硬件厂商则几乎都将注意力放在了硬件本身之上,AppStore与Google作为支撑智能手机运营的两根柱子扮演着系统运营商的角色,一个坚持闭环,一个没能在中国站稳脚跟,而后者因为安卓系统的开源性质,自然而然了创业者们的注意。


中国的智能手机市场除了App Store之外,迫在眉睫的需要一些更符合国人使用习惯的安卓应用商店。于是,群雄并起,中国第三方安卓应用商店的战役就此打响。Google Play退场的大环境下,一大批第三方应用商店以及应用助手迅速出现在中国智能手机用户的视野之中,群雄逐鹿中原的戏码就此上演。


timg.jpg


豌豆荚是这场大戏的主要参与者,也是入戏入得最深的一个,以至于最后把自己给演了进去。熟悉豌豆荚的都知道,豌豆荚最早的名字叫做豌豆荚手机精灵,诞生的时间是2009年12月,李开复的创新工场成立后首个曝光的投资项目。


d53f8794a4c27d1eca93fef293e7ef68ddc43803.jpeg


2011年,从创新工场毕业时的豌豆荚已是当时中国第三方应用商店中权重前三的产品。


网龙的行动则更快一些。做网游起家的网龙从2007年开始孵化无线互联网项目,契机是网龙创始人刘建德在这年买了iphone 1代,并觉得这玩意儿(指iTunes)不太好用,于是开始自己搞。


2009年,网龙方面将无线项目事业部拆分了出来,并完全仿照网龙做游戏产品的模式开始做项目,网龙的无线事业部多开花,除了91外,还诞生了提供ROM的安卓网以及应用分发平台安卓市场等项目,收获颇丰,一举成为当时国内第三方应用市场上的龙头。


timg (1).jpg


360的入局相对晚一些,但早年在PC市场上的推广让360做第三方应用商店的野心有了一个天然的落地机会。2011年底,360手机助手PC版V1.1.0.1001版与安卓V1.2.1版相继上线,加上360宝盒,360的第三方应用商店矩阵也正式搭建完成。


2008-2011这四年时间是第三方应用市场野蛮生长的时候,各路豪杰群雄并起,除了上面提到了产品,腾讯应用宝、机峰市场、酷安市场、安智市场、木蚂蚁等在第三方应用商店市场上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第三方应用商店的蛋糕被瓜分而食。


2013年年底,百度以19亿美元的夸张价格收购91无线,这次事件定下了将来中国第三方应用商店市场的巨头竞争格局,同时也拉开了第三方应用商店的洗牌大戏。


巨头论战


网龙以19亿美元的价格将旗下91无线卖给百度在今天看来仍然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在百度收购91无线后,自家的百度手机助手与91助手以及安卓市场组成的内容分发三叉戟,在分发体量上直接与360形成最直接的竞争关系。


百度的入场让整个第三方应用商店市场意识到,市场洗牌的日子即将到来。随着巨头们的入局,留给中小独立第三方应用商店的企业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第三方应用商店市场开始自我洗牌,应用商店则要么继续深耕内容寻求一条可能存在的突围之路,要么学着网龙一样干脆卖了,并且卖个好价钱。


后者在当时看上去比前者靠谱的多。百度的19亿美元收购拉高了当时整个第三方应用商店市场的估值,BAT都在积极寻找通往移动互联网的船票,而有量、有内容、作为互联网用户入口存在的第三方应用市场绝对不缺乏包括BAT在内的互联网巨头们投来的橄榄枝。


豌豆荚起初是没有一点想法的,在百度收购91无线之前,关于豌豆荚要被收购的传言就没有停歇过,在百度19亿美元收购91无线之后,类似的声音更多了,当时甚至传出了百度与阿里分别开出15亿美元的价码收购豌豆荚的消息。


但豌豆荚想做产品,并且想在豌豆荚上做移动搜索,丰富豌豆荚自身的产品能力。站在今天的视角,当时的豌豆荚显然将第三方应用商店的流量生意给想的复杂了一些,而也正是这个决定让豌豆荚丧失了最佳的卖身机会。


u=3674609166,2709348336&fm=26&gp=0.jpg


豌豆荚在2014年选择接受1.2亿美元融资,估值10亿美元;坚持了两年后,豌豆荚的移动搜索业务没有取得实质性的成绩,面对外部的强烈压力,豌豆荚最终也选择了妥协。


2亿美元,这个曾经中国规划最大质量最高的应用商店被收入阿里账下,成为阿里应用分发团队的一员。


9f2f070828381f30fa83841620330e0e6f06f0ab.jpeg


 在阿里收购豌豆荚之后,中国第三方应用商店的市场格局发生了第二次大的变化。阿里的入局让原本的“三国争霸(百度、腾讯、360)”变成了所谓的“四皇论战(BAT+360)”。


根据比达咨询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中国第三方应用市场研究报告》显示,BAT+360几乎抢占了全部的市场,BAT+360四家在第三方移动分发领域的市场份额都占到20%以上,四家之间的最大差距不超过4%,而留给其他的只有3.1%。


QVOPC${_G@XOSX)MWEL_{~U.png


不难看出,在阿里入局之后第三方移动应用商店的竞争事实上已经彻底演变成了互联网巨头之间的竞争,BAT+360四家占据了市场95%以上的份额,小厂或者二线商店也因此基本上丧失了生存与发展空间。


按照正常的剧本,接下来的故事发展应该是四巨头互相竞争最后拼个你死我分出个三六九等,但实际上是四家谁也没能战胜谁,反倒移动互联网发展的洪流将四家的生意冲了个七零八落,阿里与百度战略性放弃,360转型,腾讯依托自家生态计划外单列。


为什么?事实上,早在前文的内容中,我们就给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殊途共归


第三方应用市场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被用户当做智能手机的必需品,其核心原因是当时的智能手机用户尤其是安卓用户压根没有第二种选择。


在Google Play退出中国大陆市场,硬件厂商忙着做硬件搞技术的大环境下,愿意满足用户多种需求给到用户支持的只有第三方应用市场,第三方应用市场在当时的发展可谓是占尽了天时人和。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第三方应用商店开始丢掉这种优势,最直接的结果就是从必需品变成了可以选择的对象。


国产厂商里,小米、联想、魅族是最早推出硬件自带移动应用商店的企业。


在2014年,硬核联盟成立。OPPO、VIVO、酷派、金立、联想、华为加上后来的魅族组成了国内最强大的安卓应用渠道联盟,而硬核联盟的成立同时也意味着硬件厂商们开始在应用商店上投放更多的心思。在他们看来,移动应用市场这块蛋糕已经让第三方商店无忧无虑的“白吃”了很久了。


timg (2).jpg


和第三方应用商店相比,这些硬件厂商自带的应用商店有着天然的优势,有多少出出货量就意味着应用商店可以触达多少用户,不需要获取用户的成本。同时,作为手机预装的应用商店往往与该硬件的服务体系所绑定,使用他们的应用商店下载、消费、娱乐对用户本身来说更加有利可取。


2016年,硬核联盟成员出货总量已占中国手机市场份额的75%,同时占据中国安卓应用分发市场的三分之一,并积极保持着上升态势。


硬核联盟的迅速崛起压榨了第三方应用商店市场整体的生存环境,加上在移动互联网发展带动移动游戏产业的发展,后者成为移动应用商店盈利的重要一环,硬核联盟把握了主动,自上而下渗透手游用户,形成壁垒。


最新发布的《2019硬核联盟白皮书》数据显示,硬核联盟2019年市场渗透率增长至65.7%,坐拥7亿用户,持续领跑手游产业。


0G46YW_``BA@T]Z[$UHQLTB.png


外部大环境的风云突变让第三方应用商店市场应接不暇,到了四巨头瓜分第三方应用商店的时候,这个市场实际上早已千疮百孔。大量的流量与用户被硬件厂商的应用商店“截胡”,而失去了行业主导地位从必须变成可选择对象的第三方应用商店自然地也不可避免的开始“大跳水”。


阿里和百度最先显现出颓势。阿里的分发阵容最强,除了豌豆荚,还坐拥PP助手、UC、九游、神马搜索等优质分发渠道,但也正是因为如此,阿里在这方面最先走下坡路。


]_6ZTF5E36)MB_F_GWC_(ZC.png


当时阿里的推广与扶持策略无论针对游戏的积木计划还是拿出10亿流量扶持精品App的青藤计划都是以豌豆荚与PP助手作为主导的,而以当时第三方应用市场“内外夹攻”的糟糕背景来看,这些计划无疑都没能取得应该有的效果。


百度的情况和阿里类似,91助手+安卓应用商店+百度手机助手组成了百度强大的分发矩阵,但同时也大环境与竞争对手的合伙夹攻之下举步维艰。


360依托PC时代积累的底蕴以及在PC端上的覆盖与渗透,勉强保住了360手机助手,但也仅仅是守住一亩三分地。近几年,360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游戏运营上,360手机游戏助手推出“烯晶部落”,重点打造游戏运营化生态,弱化渠道功能,全力转向发行领域。


至于应用宝,腾讯是行业的规则制定者之一,这保证了应用宝作为应用商店本身的存在价值,加上腾讯的内容支持与流量扶持,应用宝是除开硬核联盟外唯二可以独善其身的,另外一个是小米应用商店,虽然自成体系,但本质仍然是硬件厂商建立起来的行业壁垒。


J2O@YVFT%S(IZJYD5ST$0K4.png


综上所述,在第三方应用商店进入四巨头统治时期时,实际上整个市场已经失去了成长的空间,BAT+360面对的是一个没有任何活力的市场,而外在环境的迅速变化更是进一步挤压了第三方应用商店的生存空间,虽然有各种各样的补救与扶持措施,但终究无法违背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大势,第三方应用商店终究要被别的取代。


END


中国安卓商店整体市场的主导由第三方转为硬件厂商理性上看其实是维持了一种业界生态平衡,时代的发展与环境的变化最终促成了硬件商店的兴以及第三方商店的衰。


如今的中国安卓应用商店市场,游戏分发作为主要赛道,是安卓应用商店重要的重要盈利来源,第三方应用商店在这方面不仅远落后于硬件商店,同时也受到新兴移动互联网产品的冲击,这其中就包括快应用以及小程序,这些东西的流行无疑让身处暮年的第三方应用商店又多了一些烦恼。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了,第三方应用商店的衰亡,硬件厂商的觉醒与硬核联盟的出现是根本,时代大背景则是幕后隐藏推手,快应用和小程序这些新兴的移动互联网产物只是在讨论谁最后会为第三方应用商店盖上棺材板。


回复渠道,获得由游戏茶馆提供的国内应用商店渠道对接名单。


【本篇文章由游戏茶馆heziqiu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最新产品

MORE>

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