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话归气话,骂完还是用心做出好游戏吧”

2018-09-07 18:06 原创 chenxing

“想了想,我们去开农家乐、卖烧烤可能还更赚钱,更轻松”一家独立游戏开发商负责人向游戏茶馆表示,“现在游戏太难做了。”

 

不过,这位负责人随后表示这也只是一时气话而已。这支小团队重点新作还在积极调优等版号中,甚至团队成员还利用业余时间做了一款换装游戏,已经登陆TapTap预热了。

 

骂归骂,但坚持做游戏的还是绝大多数。《美好世界》制作人王妙一告诉游戏茶馆,他们会坚持下去。

 

“做游戏是我的童年梦想,可以通过游戏传达一些理念,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是的,即使近期有诸多利空消息,但抱怨完游戏还是要继续做下去。至少,现在已经有两大坏消息基本可以排除了。

 

国务院定调不增企业负担 35%游戏税恐是讹传

 

昨(6)日晚间,国务院常务会切实回应了近期舆论几大关注重点,其中和游戏行业相关有两点:

 

1、明确提出创投基金总体税负不增加: 保持地方已实施的创投基金税收支持政策稳定,由有关部门结合修订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按照不溯及既往、确保总体税负不增的原则,抓紧完善进一步支持创投基金发展的税收政策;

 

2、研究降低社保费率,不增加企业负担:在社保征收机构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现有征收政策不变,同时抓紧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以激发市场活力,引导社会预期向好。

 

这两点一定程度上可打消中小游戏厂商近期的担忧。

 

创投基金税负不增加的情况下,他们才可能投资更多初创企业。创投基金能继续保持活力,中小游戏公司还有望获得投资。在游戏已经走下风口的当下,这是弥足珍贵的。

 

而社保费率降低更是直接缓解中小游戏团队的负担。不少游戏团队负责人发朋友圈表达了谨慎乐观的态度,认为降费率“接地气”,但希望“落到实处”。

 

从昨日国务院常务会所释放的信号来看,此前传闻的“35%游戏专项税”与会议精神相悖,恐怕是无中生有。

 

《南方都市报》8月31日援引匿名游戏从业者的消息,表示未来每款游戏可能会征收高达35%的税款。这条消息叠加30日晚间“控制游戏总量”的政策,引起了游戏圈里一片哀嚎。

 

但回过头来仔细想想,匿名消息源可信度本来就值得怀疑。更为巧合的是,最早流出“35%税率”的消息源自当天流传的一张聊天截图:

 

QQ截图20180907155936.png 

 

从聊天时间戳来看,是当天上午11点,那时《南都》报道还没有刊发。《南都》的报道中匿名消息源都将游戏税比作烟草税,莫非《南都》的消息源是来自此人?

 

其实,《南都》这条报道在当天并没有引起太大关注。反而在一周后,经ToC自媒体微博传播引起了更多关注,让圈内人又丧了一把。游戏茶馆认为,像这种三无来源的消息,又与国家政策相悖,大可不必关注。

 

人民日报与新华社 神仙没有打架

 

近期让游戏从业者心烦的还有国内媒体带偏见的批评。一些媒体将网瘾、沉迷的锅全部丢给了游戏。而《人民日报》和新华社近期似乎还刊发了一些观点迥异的文章,给从业者以神仙打架的感觉。

 

微信图片_20180907163513.jpg 


但实际上,《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并有没有打架,只是截图标题的人有意想放大这种冲突。

 

游戏茶馆浏览新华社的两篇通讯发行,其主旨和《人民日报》的观点并无太大区别。

 

《警惕被手机游戏占据的农村学校课间10分钟》一文中提到,缺乏家庭的监管让留守儿童更容易沉迷手游,企业、家庭和学校,都应更充分地尽到责任,更加重视解决农村儿童手机游戏沉溺问题。

 

《不能让农村青少年成网游成瘾“重灾区”》一文中表示,根治沉迷游戏一方面需要家庭、学校加强引导,丰富学生生活氛围;另一方面需要监管部门加大监管,同时游戏公司也需承担起社会责任。

 

其实这些观点都不新鲜,可以说已成为社会的共识。游戏茶馆也认为,目前市面上的游戏并非每款都适合未成年人。而游戏开发者所推出的新玩法、新付费点也并非针对青少年所设计的。实际上,被认为全是“小学生”的《王者荣耀》,其中中小学生玩家占比只有2.7%,包括大学生在内的学生群体总体付费率也只有2%左右。

 

微信图片_20180907171024.png 

 

从理论上讲,重度游戏如果完全放弃未成年人群体,对收入影响并不明显。所以腾讯、网易们还需多多在防沉迷系统上下功夫,扛起社会责任。当然,游戏茶馆也认为管制孩子玩游戏,游戏公司也是鞭长莫及,还需家庭教育共同协力。

 

抱怨完,还是要继续做好游戏

 

当前行业里所弥漫的负面情绪,主要还是因为版号半年多没有下发导致的。游戏开发者为吃饭而苦等版号,管理者为了业绩增长而苦等版号。当“游戏总量控制”的消息传出时,超出了从业者情绪临界值,自然会在朋友圈里面表达不满。

 

“与其那么悲观,不如花点心思做好游戏”《蜡烛人》制作人高鸣向游戏茶馆表示道,“目前政策不明朗,无法妄下定论。也没有必要花功夫瞎猜测,传谣言。”

 

高鸣认为,虽然新政可能对中小团队不利,但只要你产品够出色,不怕没有版号。“如果国内有团队能做出《Inside》、《风之旅人》那样品质的独立游戏,而且内容不违规,试问会因为版号而无法在国内发行吗?”

 

“也许此前发行可能有20%的版号给独立游戏,用做口碑积累。新政可能会导致这个比例降低,但只要不是0,我就要全力以赴争取。”

 

对于防沉迷系统,队友游戏创始人李喆表示这其实已是行业规范了,没有太大影响。“我也有孩子,了解中国游戏不分级的现状,所以我们的内容一定要健康。我们在游戏设计的时,会留给玩家休息的断点。”

 

在此之前,许多行业大佬也推测版号如果配额,首先影响的其实是马甲包和粗制滥造的骗氪游戏。

 

手领科技创始人王可佑就认为,眼下情形可能会让投机的人退场。“真正有根基的公司并不会因为一两个政策就倒下。如果只想短线捞一把就走,确实可以考虑转行了。”

 

“未来玩着《我的世界》长大的玩家,必定会成为游戏市场主力军,我们相信好游戏不会被埋没。”

 

如果对比2010年~2014年,眼下肯定不是游戏最好的时代;但如果对比2000年初期那个“游戏=电子海洛因”的时代,当下肯定也不是最坏的时代。

 

抱怨归抱怨,骂完我们还是用心好好做游戏吧。

【本篇文章由游戏茶馆chenxing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

关注全球移动游戏产业
手机游戏行业媒体与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