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号再不下发,我是不是该辞职转行了?”

2018-07-27 17:43 原创 chenxing

“没有版号,我们看好的一些产品都没法上线,手里积压了20多款游戏。我们发的最知名的一款游戏,也因为没有版号暂时下架了”华东一家小发行商的负责人告诉游戏茶馆,“现在靠以前的产品混口饭吃,我们体量小,还能养活团队。”

 

今年3月,由于游戏审批主管部门的调整,版号审批一直处于暂停状态。迄今为止,已经有四个月没有下发新的版号了。这确确实实让许多游戏人变得焦虑起来,一上班就在各个微信群、QQ群里打听:版号要下来了没有?

 

近期,社交平台上关于版号的流言也多了起来,有人说版号将在两三个月里恢复,又有人说版号在年内都不会新批。这些流言既无法证实,又无法证伪,更是弄得游戏从业者人心惶惶。

 

大厂办法虽多 但地主家也没余粮啊

 

根据伽马数据公开的报告,2018年上半年国内游戏市场增速继续维持低位。Q1季度同比增速由过去的30+%跌落至12.5%Q2增速继续下滑至11.8%。随着国内手游人口红利下滑,游戏行业已经出现增长乏力的状态,多家游戏大厂出现利润下滑的窘境。

 

延伸阅读增长乏力的上半年:腾讯网易被降预期 八家厂商利润下滑

 

QQ截图20180727144137.png 


在版号停止审批前,今年Q1里主管部门共计审批了1927款国产游戏,而去年同期审批过了2503款,同比下降23.01%。数据不会说谎,行业里产品荒已经爆发出来。

 

多家游戏上市公司在中报业绩预告中纷纷用“产品延期上线”、“产品上线计划调整”和“新游集中下半年上线”等原因来解释业绩不达预期。游戏茶馆分析认为,一方面是因为游戏开发进度的调整,另一方面可能就是因为版号暂停审批,导致新游无法上线。


上半年里《绝地求生:刺激战场》虽然风靡全国,但由于未获得版号,不能加入内购付费。因此,各大投行纷纷预估腾讯Q2手游收入环比会下降10%~20%,导致游戏业务整体疲软。

 

Q2季度里陆续也有诸多新产品上线,经过游戏茶馆查询,这些游戏版号基本是去年下半年至今年年初下发的,暂未受版号停止审批影响。

 

QQ截图20180727155053.png 

6月底上线的《云裳羽衣》,其版号去年年底就已版好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游戏茶馆,大厂未雨绸缪,早有版号储备,“很多厂商在去年就已申请好版号了,还有一些厂商也在用之前自己其他游戏的版号。”

 

这位业内人士表示,厂商的变通手段虽然也有一些,但也实属无奈之举。如果版号审批继续暂停下去,大厂家的“余粮”版号也都会消耗完。

 

现成版号价格飙升 三四十万不稀奇

 

新版号一直不下发,导致一些现成版号成了稀缺资源,坐地起价,价格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游戏茶馆了解到,此前版号正常审批时,游戏厂商通过中介代办非“七大类”游戏版号的市场价在1.5万左右,“七大类”版号代办市场价约8000左右。

 

而现在,如果厂商想买现成的版号,就算一款休闲类游戏的版号也要几万元。一位熟悉版号事宜从业者告诉游戏茶馆,现成版号是看游戏名字定价,如果名字中含“三国”、“传奇”等字样,价格达到三、四十万并不稀奇。

 

这样的价格,显然足以劝退一众经济实力不足的小团队。

 

小团队耗不起 或被迫出海

 

“现在版号是下不来,产品发不出去、上线不了,你看我是不是该辞职转行了?”一家研发厂商的商务向游戏茶馆吐槽道。

 

实际上,这种负面情绪在小团队中特别明显。

 

一家小开发商合伙人L告诉游戏茶馆,因为没有版号,他们游戏安卓版做好了都没法上线。“原本我们预计安卓版7月上线了,就能收回全部开发成本。现在就算再等上两个月,版号可能都没法下批,简直惨淡。”

 

L向游戏茶馆透露,他们研发成本还约有100万没有收回,“好在我们游戏的PC版已经上了SteamWeGame,公司现在收支平衡,还能滚着走。但离收回成本还早着呢。”

 

鉴于国内这种现状,L表示他们的新项目一定会选一个世界性主题,这样可以瞄准海外市场。

 

“作为小团队,如果游戏题材局限性明显,最终只能靠国内市场养活的话,那么风险太大。如果立项国际化一些,还可以靠海外市场生存下去。总之,要两手准备,如果真在国内发不了,就将产品完全改版发海外。”

 

考虑出海的不止L他们,一些独立开发者目前也在为自己的产品找海外发行。独立开发者X就是其中之一。

 

X的团队制作了一款休闲小游戏,本想在国内上线,现在看来可能等不起了。X找了多家发行,一些发行表示版号需要CP自己解决;而另一些发行则表示在想办法,需要等等看。

 

“我们这种独立团队,靠国内活得很艰难,只能考虑出海了。独立团队本来就没钱,赚了钱才能长期维持下去。两三个月等版号的时间,全喝西北风了。”

 

X表示他们原计划里并没有考虑过出海,现在他们对出海能否成功,并没有足够的信心。

 

“国外玩家的口味可能更重,对品质要求更高。对我们来说,想从级别较低的擂台再慢慢打到高阶擂台,可能更顺畅些,心里更有底。现在我们差不多要做好完全以国外市场为主的觉悟了。”

 

X周围的做独立游戏的朋友,虽然还没有谁考虑转行,但X已经听说有人开始找工作,不做独立游戏了。

 

回顾上半年游戏开发历程,L最大的感受就是心累:“不可控因素太多,今年版号一个不批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CJ时,我一定要向游戏工委反馈下一线从业者的惨状。”

【本篇文章由游戏茶馆chenxing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

关注全球移动游戏产业
手机游戏行业媒体与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