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能游戏:让“寓教于乐”成为可能

2018-06-07 17:29 原创 liyunong

今天是高考的第一天,茶馆也跟大家聊聊教育的话题。中国自古就有一条教育理念——寓教于乐,而经历过读书时代的90后、80后,现在回想下挑灯夜读的学习之路,又何曾有过学乐相融的感受?“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方才是学生时代的金句座右铭吧。

 

而如今的孩子们,或许真的可以赶上“寓教于乐”的时代。2018年2月,中宣部、网信办、文化部等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严格规范网络游戏市场管理的意见》,要求多方联手,强化价值导向,加大正能量供给,推动行业转型升级,努力营造清朗网络空间。功能游戏作为推动游戏产业转型升级的抓手之一,其概念和作用逐渐被社会公众了解。

 

什么是功能游戏?


折扇.png

 

功能游戏是指,以解决现实社会和行业问题为主要目的,同时具有跨界性、多元性和场景化三大特征,并在学习知识、激发创意、拓展教学、模拟管理、训练技能、调整行为、养成良好品质等方面具有明显作用的游戏品类。它在传统游戏重视娱乐性的基础上,更加强调游戏的功能性。在国外,之前也被称之为“严肃游戏”、“应用游戏”。

 

腾讯在采访中谈到,纵观游戏整个品类,游戏内涵无非具备三个方面要素,第一,要有一个全情投入参与机制。第二,要有及时反馈激励机制。第三,与陌生人组队、团队作战时有一个特别强大的社群团队机制。综合这三个方面,游戏的本质其实是什么?我们认为是激励人有更多的参与,有更好的、更丰富的互动,以及和团队变得更强大的追求,这样一个逻辑思考的过程和行为。那么,如果将这种思维方式,从娱乐化游戏的外壳中脱离出来,套用在大量社会问题的场景中,是否在更广的社会化意义当中有更多的实现?这个是腾讯探索功能游戏的一个初衷和来源。


榫㖼.jpg

 

对于青少年群体,功能游戏将更偏向于学习功能的体现。这个学习的概念是广义上的,不拘泥于课本的学习,比如,今年早些时候,腾讯推出的两款传统文化功能游戏,《榫卯》和《折扇》。游戏中没有任务和关卡的概念,玩家仅仅通过滑动屏幕,即可学习到榫卯的基本操作和组装,折扇制作中的16个步骤。

 

功能游戏会成为青少年的良好选择吗?


安全上网.png

 

“六一”前夕,参加“安全上网,守护健康——青少年网游沉迷危害与对策”研讨会的8名专家发布了《拒绝不良网络游戏,还未成年人一片网络净土》倡议书,呼吁网游公司以网络道德规范企业行为,坚持正确价值导向,自觉遏制低俗网络游戏推广手段及不当网络游戏营销行为,为少年儿童设计研发适合其成长规律的“绿色游戏”。


圆桌会议.png

 

5月31日,在京交会“2018数字创意国际创新峰会”上举办了主题为“跨界发现游戏力”的2018功能游戏峰会,在北京市科协、北京市数字创意产业协会的组织下,本次圆桌会议,邀请了来自腾讯研究院、北大教育学院等企业、高校代表。会议上,专家们各抒己见,共同探讨了功能游戏对于青少年拓展教育、训练技能的加强。

 

360游戏艺术CEO曹凯认为,功能游戏是一种跨界融合的创新应用,关注公益性和社会性,具有较强的社会价值,这一点本身就更容易获得大众的理解和认可。其可以用于推动游戏化教学,让玩家在某方面的能力得到提升和拓展,例如语言学习、数学练习、逻辑思维等方面。这对于整个教育界都是喜闻乐见的,游戏行业在政府相关部门的支持下,相信功能游戏一定会更好地往积极、正能量的方向发展。

 

但同时,曹凯也谈到,功能性游戏会成为青少年游戏的趋势,但是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青少年沉迷游戏的社会问题。这需要相关管理部门的治理引导,游戏行业的自律,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改善家庭环境,建立和谐、亲密的亲子关系。只有在社会多方的共同努力下,才能正确引导青少年健康成长。

 

盛大游戏副总裁谭雁峰在采访中谈到,解决青少年沉迷游戏更多需要的是家长对孩子的教导,以及使用更合理健康的方法来引导孩子去培养和发展更多的兴趣,而不是单纯的对游戏进行抵制。有研究表明,适当及正确的游戏选择对于青少年思维、心智的成长有正向的促进作用,同时,游戏也为家长与孩子的沟通建立了良好的桥梁。功能游戏可以为青少年营造健康发展的游戏环境,但这需要整个行业共同努力,同时也需要社会大众的支持和理解。

 

“玩”还是“学”  功能游戏更应该重视什么?

 

曹凯谈到,国外的功能游戏的发展逐渐规模化了,国内还处于初级阶段,目前各厂商相继布局功能游戏,已经出现了反馈不错的功能游戏,我们可以发现确实在游戏的过程中,能达到学习技能、提升能力的效果。

 

曹凯认为应该更加重视功能游戏的“学习”属性,他谈到功能游戏脱始于“严肃游戏”,意指不以娱乐为主要目的的游戏,它最大的特征是存在“学习”的成分。尽管功能游戏具备基础的娱乐属性,但是更强调功能性。因此,开发功能游戏的过程中,就需要十分注意功能游戏中功能性与游戏性的平衡。

 

谭雁峰认为开发功能游戏时,应该更偏向教育属性,毕竟与其他游戏不一样,功能游戏更多是为了教育孩子,传达知识和文化给他们。但是,功能游戏也需要一定的游戏性,在保持教育属性和游戏属性达到平衡的状态下,才能在吸引孩子的同时,实现教育意义和目的。

 

腾讯认为,对很多年纪小的孩子来说,需要一些趣味性更强的作品来带动他们的积极性,如果强行让他读李白的诗,他会觉得很烦,但如果他自己发现这个角色,感兴趣,在这个信息获取这么发达的时代,他就会自己去了解什么是真的李白。这些作品是可以大力发扬的;接下来,根据不同目标人群的年龄、属性的变化,再来逐渐提高功能游戏的专业性。

封面.jpg


比如结合AI等科学前沿,这是对青少年比较有意义的部分,必须往前推进。又比如对文化普及,特别是传统文化普及的部分,很多国外的年轻人能感知到中国文化的氛围,是因为他们有这种渠道,能产生这样的互动。在国内,你很难想象绝大部分孩子会主动去博物馆研读历史,而功能游戏可以把获取信息的渠道扩宽,打通文化传播的这条途径。到了后期,功能游戏它不仅是游戏,也是具有价值的平台,它还有很多可能性。

 

功能游戏会成为游戏业下一个风口吗?

 

谭雁峰谈到,功能游戏本身不以纯粹的娱乐为目的,它是为了学习、治疗、生产、商业等非游戏目的,但同时满足游戏性需求的产品。它的出现,为学习与娱乐之间的平衡点,提供了一个新的解决思路。

 

相比通过文字和图片引导青少年学习的传统书籍,功能游戏更能吸引青少年的注意,同时,功能游戏具有的题材多元化的特点,在青少年进行游戏的同时将有助于激发他们对于各个领域的兴趣,提升他们相关专业技能或者社交能力,能够帮助他们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或者积累丰富的生活经验。

 

这样的游戏品类,在国内是有着潜在市场的,在家长群体眼中,如果孩子们一定要玩游戏,功能游戏或许是最好的选择。国内外的游戏大厂,已经逐渐意识到功能游戏在中国的市场,并正在紧锣密鼓的布局中。


索尼.png

 

今年六一前夕,一场由PlayStation中国主办、索尼KOOV及索尼探梦科技馆协办的六一儿童节公益活动中,向小朋友们展示了索尼的最新功能游戏。现场,索尼展示了基于VR、体感等多元化游戏形式开发的《舞力全开》等功能游戏,为现场的孩子们带来了新奇的寓教于乐体验。

 

在腾讯2018UP大会上,腾讯了也发布了4款功能游戏的计划,打字游戏《纸境奇缘》已经在WE Game平台上线。还有培养玩家医学常识的《肿瘤医生》、太空航天科普游戏《坎巴拉太空计划》、传统文化与民族文化结合的音乐游戏《尼山萨满》。

 

具体来说,腾讯功能游戏的业务规划包括:

 

第一块是代理,基本上是现有的成熟产品,它们的娱乐属性更强,或者在某个功能领域做得比较深,总体来说游戏的形态更显著一些。

 

第二块是投资,针对有些领域想尝试做功能游戏,但是推进过程中要需要更多投入的团队,腾讯会参与或投资进来。

 

第三块是自研,腾讯成立了包括NEXT在内的一些研发团队,来投入到研发中结合上面两部分来做,这一块在今后还会继续加强。

 

谭雁峰谈到,盛大游戏早在2004年就开始尝试挖掘游戏的功能性,并与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合作开发了《粮食力量》中文版游戏。随后在2008年,盛大游戏联合Actoz公司推出了奥运网球游戏《X-乒乓》。

 

而在前不久,盛大游戏还与“棋圣”聂卫平先生开展了围棋相关赛事的合作,并探讨了利于青少年发展的益智游戏的合作开发。未来,盛大游戏将持续在C端基于现有IP进行功能化开发、在B端探索更多商业应用场景,同时通过以大发行计划为代表的更多开放合作计划,去挖掘更多具有功能性、文化性乃至对社会有益的优秀作品。

 

功能游戏拥有较强的社会价值

 

曹凯也同样看好功能游戏的未来发展,他谈到2009年开始,相关政府部门与整个行业对功能游戏都给予了高度的关注。当游戏的发足以支撑教育、传承传统文化、加强亲子互动等等,人们对功能游戏的需求会不断增长,而目前游戏行业也不断积极调整步伐,紧跟这个增长趋势。随着功能游戏的广泛应用,将有望推动行业转型,甚至推动社会进步。

 

在曹凯看来,除了用于教育,功能游戏有一个很明显的优势,它可以提供虚拟、仿真、无风险的训练环境,以此提升使用者的技能能力,并且大幅度降低训练成本,降低士兵等特殊人群的伤亡率,功能游戏也被广泛应用在航空航天、国防、医疗等众多领域,这些都是功能游戏的商业潜力。

 

对于功能游戏,360游戏艺术目前正在了解、调研、探索功能游戏的市场,积极尝试立项中。

 

功能游戏市场发展迅速  或将积极变革中国游戏产业


纸境奇缘.jpg

 

在谈到功能游戏的未来发展及市场规模时,曹凯说道,关于市场预估,腾讯研究院的报告显示,功能游戏在2015-2020年间将会以约16%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发展,全球市场规模在2020年有望达到约55亿美元。

 

但从实际情况来看,功能游戏的市场与娱乐游戏市场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2017年中国游戏市场规模约为320亿美元,而功能游戏的全球市场仅为55亿美元,这相当于功能游戏两年后的全球市场规模仅为中国游戏市场三年前的近六分之一。”曹凯如是说。

 

曹凯认为,目前从市场规模上看,功能游戏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是只要各大厂商对这块领域展开布局,更关注游戏的社会价值,对中国游戏市场是会产生一定的积极变革,改善甚至剔除大众对于游戏行业“生意人”、“赚快钱”的负面印象。

 

谭雁峰谈到,为了更好地推进功能游戏的发展,需要所有游戏厂商去共同努力。盛大游戏未来会以开放合作的心态,与各领域顶尖的合作伙伴一起为功能游戏营造更优秀的发展环境。

 

腾讯表示,目前已经接触了1000多个功能游戏项目,也签约了不少产品。接下来更多在传统文化、前沿探索、理工锻炼、科学普及、亲子互动等领域做更多的一些布局。未来在促进功能游戏品类发展,构筑功能游戏生态上,腾讯也会有更多的行动。


【本篇文章由游戏茶馆liyunong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

关注全球移动游戏产业
手机游戏行业媒体与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