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旧:游戏改编的电影一定会扑街吗?

2016-10-26 18:41 原创 dengpan

最近,《穿越火线》官方放出消息,电影编剧确认为查克·霍根。查克·霍根是末日丧尸题材美剧《血族》的编剧,此前因编写迈克尔贝导演的《危机13小时》剧本而备受关注。前有《速度与激情》系列的制作公司,后有知名编剧,游戏改编的电影在制作上显得愈发用心。

 

这让biu老师再次想起今年夏天,被《魔兽》和《愤怒的小鸟》刷屏的日子。


《魔兽》在北美地区票房、口碑都不佳,却在国内获得了两周14亿的票房成绩(虽然这也没能让暴雪扭亏为盈)。如果说《魔兽》的成功是个特例,那么《愤怒的小鸟》毫无疑问是游戏改电影大获成功的代表。成本只有1.6亿美元的《愤怒的小鸟》,上映一周全球票房超过4.5亿美元。在它之前,还没有任何一部游戏改编的电影达到这个高度。

 

游戏改编电影的历史已经有好多年了。任天堂早在1993年就带来过《超级马里奥兄弟》的真人电影。虽然这部电影票房凄惨,也让任天堂表示从此不再碰真人电影,但它为游戏改编电影开了一个头。



而在游戏IP影视化这条路上,好莱坞已经走了20多年,也有许多探路失败的案例。《极品飞车》《寂静岭》《马克思·佩恩》《杀手47》等知名游戏改编的电影,无一例外都遭遇了票房扑街。《最终幻想:灵魂深处》这部采用全CG制作的电影,更是亏得差点让史克威尔公司破产。而赚钱的《古墓丽影》和《生化危机》系列,很大程度上也是依赖于主演的票房号召力。


国产游戏改编影视剧的案例中,最出名也最受好评的仅有《仙剑》系列,但它走的是电视剧途径。最近的一部动画电影《龙之谷:破晓骑兵》,虽然国内票房达到5000万级别,海外销售收入也有400万美元,但仍然是亏本的。


clip_image002.jpg


屡屡失败的案例,不难看出游戏改编电影的难度所在——作为观众的游戏玩家,对剧情忠于游戏的要求比较苛刻;而对非玩家的观众来说来说,一些只有玩过游戏才能get的点容易让他们一头雾水。


好在这样的情况已经在好转了。在行业“泛娱乐化”发展的大背景下,电影不再只是作为游戏吸引关注度的一种手段,而是成为了这些游戏公司扩大IP产业链战略布局中重要的一环。在这种情况下,电影首先考虑的就是剧本,故事如何讲述才能吸引更多的观众。这也是这几年的游戏改编电影越来越精细的原因之一。


前面举了这么多游戏改编电影的例子,还都是端游的IP。端游过了,也是时候该轮到手游走上游戏IP影视化之路了。


clip_image003.jpg


因着《愤怒的小鸟》的票房大成功,《俄罗斯方块》《割绳子》和《水果忍者》这三个小游戏也透露了影视化的计划。这些原本剧情简单的游戏,改编时对于编剧而言是巨大的考验——既要有故事冲突,又要符合游戏设定。


clip_image004.jpg


不过,随着现在手游重度化的发展,很多原生手游也慢慢形成了自有的IP。比如《崩坏学园》,游戏的剧情相对于《水果忍者》等来说,要更丰富一些,改编的可操作性更强。

 

智能手机的低龄化普及的背景下,儿童成为游戏行业一个巨大的潜在用户群。儿童电影市场的潜力同样不容忽视。由网页小游戏《洛克王国》和《摩尔庄园》衍生的儿童电影,在国内已经上映多部,并且都有着不错的票房表现。


clip_image005.png

clip_image006.png


据悉,这两个系列的动画电影平均每部成本在千万上下,这样的票房足以让投资方回本。

 

本土游戏的两大巨头:网易和巨人,如今都已成立了自己的影视公司。在两家已经公布的影视化项目中,网易旗下的《天下3 》和《梦幻西游》两大IP都在计划内;而巨人方面,旗下《征途》会电影、电视剧同期开发,《球球大作战》等将改编为动画电影。


腾讯还提供了另一种思路:扩大游戏改编电影的概念范畴。不单单是将现有的游戏改编成电影,一些热门网游文也被纳入其中。如前阵子很火的《微微一笑很倾城》。又如《全职高手》这部大IP文章,已经在腾讯视频上放出了动画预告,搬上大荧幕也许只是迟早的事情。


clip_image007.png

 

慢慢成熟的电影市场是一个掘金点。当电影不再只是作为为游戏宣传造势的工具时,游戏改编电影会获得更多的资金来支持。已经手握IP的游戏厂商们,要学习的是如何把这局牌打得更漂亮。

【本篇文章由游戏茶馆dengpan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

关注全球移动游戏产业
手机游戏行业媒体与服务平台